《静地回升》:舞者谢欣,在舞台上“朗读”人生日记

2022-02-28 18:09 来源:澎湃新闻 原文链接:点击获取

“有一句话挺动人的:在生命的过往里,总有一个欠你一句对不起的人。可能我们不会去索要那个对不起,《静地回升》对我来说,就是能在人生的半途,走回去,把一些事放下,再继续往前走。”谈及《静地回升》的诞生,编舞家谢欣这样说道。

2月25日-26日,这部由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剧场委约的作品完成首演,这是谢欣送给36岁的自己的一份礼物,也让人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谢欣。

36岁的谢欣正处于人生的中段,有了小家庭,有了孩子,父母已是满头白发,她还承载着一个舞团十余号人的生活。然而,有些记忆沉甸甸的,那些成长中受过的伤害,那些曾经以为已经放下的部分,总会在她脆弱的时候反弹出来。

“原来身体里的那些灼伤,身体从来都没有忘记。”谢欣希望,用这部作品和过往自恰、和解,放下包袱,打开心结,重新出发。

现场从谢欣趴在桌子上的一段暖场表演开始。椅子、柜子、床,这些最生活化的物件,被悬挂在黑暗的舞台上……时间倒流,记忆倒带,秘密的匣子被打开了。

做舞美设计时,谢欣的第一反应就是,该是家的样子。家里会有什么呢?有桌子、灯,还有日记。

日记记录了你的心事,灯就像你的家人或生活当中最亲近的人,而桌子是稳固的支撑体,就像家或爸爸,仿佛与生俱来就这么稳固。当桌子倾斜、当凳子失重、当日记打开,舞台上的一切亦真亦幻,时空开始交错。

小时候的谢欣有写日记的习惯,“上面写满了对自己说的话,加油啊,谢欣,你一定可以的!”这本日记在排练过程中散架了。舞美设计胡艳君搜罗了一堆老旧的日记本,还有30把椅子、20种老物件,它们挂在半空中,跟随着舞者的肢体变化,波浪式起起伏伏。“这是一个梦境般的空间,而空间其实是人内心的一个外化。”胡艳君说。

舞者们的衣服是棉麻,就像老照片,有一种泛黄的、斑驳的质感。虽然面料和色调一样,但不同舞者的衣服还是细分出不同的款式、纹路、肌理,试图表现谢欣记忆里那些或模糊或清晰的人。“她是一个有感觉的编舞,我也是一个容易生发感觉的裁缝。我们没有过很艰难的沟通时刻,只有互相信任。”服装设计李昆说。

音乐同样高度风格化,从《熵》到《静地回升》,作曲家王宇波已经是第二次和谢欣合作。“创作灵感就是和谢欣聊天,只有聊天,你才能知道她想要什么,想表达什么,用什么样的音乐去呈现,剩下的就靠你去幻想。”

王宇波说,《熵》是极简音乐的创作方式,整体感觉偏机械、冰冷、克制,只在偶尔的一刻显露一丝情感,“《静地回升》在情感上面是打开的,要用音乐去打开记忆里的盒子,通过音乐去呈现那样一个环境,把观众拉到里面来。”

《舞蹈风暴》的人气舞者陈添也被请上了台。陈添与谢欣相识于2017年,在2020年的《舞蹈风暴》中,两人曾经共舞《不在》,感动全场,十分有默契。

这次被特邀加盟,陈添和谢欣再次共跳双人舞。剧末,一段循环往复的对撞让人印象深刻:两人肉身相搏,靠得越近,撞得越痛,离得越远,每撞一次,你都能清晰地听到肉体的撞击声和剧烈的喘息声,直到谢欣被撞倒在地。

“我们想靠近对方,结果靠得越近,伤得越深,伤害越积越多。”谢欣把这段舞蹈放在最后宣泄的部分,放在她真正放下之前,让这些伤害化成碎片,随风消散。

“当大脑的储存库、情绪的储存库到了临界点,你会发现,你需要做一个放下、整理并重新出发的动作。”以往,谢欣的排练速度都很快,甚至可以一个月完成一部60分钟的大作品,“这一次我做不到。”她发现,之前的很多编舞经验变得不那么有效,很多东西排出来后,并不能把她想说的话说出来。

做了很多痛苦的推翻和删减,经历了种种自我怀疑和矛盾的时刻,谢欣终于排完了。首演前坐在台下看联排,她很开心,觉得这就是她想说的话。在台上“朗读”人生日记,谢欣最终疗愈了自己。